“官员身份意识”延伸到监狱羞煞谁?

按理,贪官东窗事发并锒铛入狱,本该好好接受改造,争取宽大处理,努力重新做人。但是,有些蹲监贪官非但不思悔改,反而在在押期间“摆谱”,要求领营养餐,原先的“领导”还在指使“下属”干这干那,俨然还把自己当昔日的“官老爷”,耀武扬威,不知天高地厚,实在令人愤慨。很多职务犯入狱后,仍带有强烈的“官员身份意识”,让我们感受到了“官本位”和“特权意识”的可怕。

官员原本是人民公仆的别称。但是,不知从什麽时候开始,“官员”与“特权”划上了等号。一些人当了官之后,有了一定的权力,便忘记了人民公仆的身份,而是以官自居、以权凌人,不是将人民赋予的权力用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,而是当作可以呼风唤雨、为所欲为的资本和工具,异化为了“特权”,有些官员甚至有著“一日为官,终生为官”的封建遗毒,以至於进了监狱仍指手划脚、吆五喝六。这种强烈的“官员身份意识”不但毒害了官员,更败坏了党风政风,也给社会风气带来了一定的负面影响。

在坊间,向来有“官大一级压死人”的说法。这其实是权力观的异化,是官员身份意识的蔓延。当然,这种特权思想和意识,也在一定程度上给很多官员带来了精神上、物质上的愉悦和好处。由於有权,别人就得乖乖地听我的,那种被人抬、被人捧的感觉想必很爽,以至於有些官员把自己当作了土皇帝,不但在精神上自我感觉良好,而且还可以吃公家的、用公家的、花公家的,於是贪财敛财也就成了有些官员的家常便饭。也正因为如此,一方面,社会上存在仇官现象﹔另一方面,众人又趋之若?,万人争挤独木桥,并引发了一些社会乱象,有的地方居然还影响到了正在学知识、长身体的孩子,有的学校,学生们几乎都是“干部”。这种特权意识从官员向学生的延伸,与从狱外向狱中延伸一样,都很可怕,甚至还更可怕,因为它在某种程度上已经进入了社会的脉动、流进了生命里的血液,其结果将更恶劣。

一些官员之所以特权意识浓厚,甚至有些蹲监贪官还恬不知耻地索要“副处级待遇”,说到底,还是因为官员的权力没有得到有效的监督和制约。因此,要想让官员都能够在其位谋其政,必须从制度层面规范和约束官员的权力运行过程,必须运用法律手段禁止任何形式的特殊利益和专属权利,从根本上遏制特权阶层的滋生和蔓延。只有这样,才能促使官员们从特权阶层向人民公仆这一真实身份的回归,从而做到为党负责、为民尽责、自律守责。

《孟子·公孙丑下》中云,“得道者多助,失道者寡助。寡助之至,亲戚畔之﹔多助之至,天下顺之。”做好人,当好官,也许会得到的更多﹔放下官架子,融入社会中,对党和人民的事业负责,对公共利益负责,“待遇”的问题,党和人民自然会给你。否则,贪官的身份意识再强烈,恐怕也只能是“不知今夕是何年”的笑谈,羞辱的也不仅是其个人。